首页 > 国内游 > 国内资讯 >

华中小镇|走在城市边上

发布于2022-04-27 17:02 来源:未知 作者:iou

杨绛先生在96岁的时候将她对人生的感悟写了一本集子《走在人生边上》,今天我斗胆把名字套来,说走在城市边上。

我们之前所说的城市边上,是那种叫城市稍嫌不足、说乡村早已不是的城乡结合部,过去我们叫郊区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高速公路四通八达,人们的活动半径大了很多,城市周边,一脚油门一两个小时就能到达的地方也可以是城市边上了。

小时候,站在阳台上看远山,天气晴朗时山的脉络清晰看见,似在眼前,我想我推开门跑着就可以到了吧。姥姥说,看山跑死。我好奇山那边有什么?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?

一路向西,我们徜徉在山的褶皱里,背上背包,拿上手杖,在林间野餐,听鸟的歌唱。观春花怒放,看秋叶飘零。从刚没过脚的浅草,到遮住整个人的枯黄,一路走啊,欢快着,慢慢看。日复一日,从一种早出晚归到另一种早出晚归。人生如逆旅,吾亦是行人。

累了,能否有一个地方停留?

“等我们老了就到乡下造一所房子,一屋人三餐四季。”我也曾为此沉醉,当作自己的梦想。但年复一年,我知道那基本是梦里想了。“等我老了”“等我退休了”“等我有钱了”“等我有时间了”……除了老,“等”这些事后边的种种大概率等不来。

退而求其次,迷上了民宿。隐居乡里,山楂树下,在木屋里安眠,在月光下喝茶,美呀!久了,总觉得缺点儿啥,吃着盘中精致的小窝头,突然领悟,缺了烟火气——热腾腾的生活。

告别酒店式的民宿,休息日继续去大山里撒野。晚上落宿质朴的农家院,粗犷的山野菜,简朴而干净的房间,暗爽,对得起逐渐瘪下去的钱包。然而乡村土墙大院虽美,洗个澡、去趟洗手间你就知道了。转过朴素的庭院,矮墙后沟里的污水和随处丢弃的垃圾让你头大三圈。只能一边诗意,一边失意。怅然中我知道离不开城市的舒适与便捷。

一次次试着向前,穿过一层大山,高速路是大山的血管,我们是它流淌的血液。晴天看右侧的狼牙竞秀,那是英雄的山,奇峰林立,峥嵘险峻,五勇士的壮举一直被传颂,眼神好的,从车窗能看到高高山顶白色的纪念塔。爬过一道道岭,山间白云出岫,车与白云偕行,总有调皮的几朵从你手边划过。

山里的雨来的急而短促,哗啦啦倾盆而下,白茫茫一片,无法前行,你还在恐惧着停在哪里合适,它就过去了,雨过天晴,碧空如洗,有时还会升起彩虹。这时远山含黛,如恰到好处的水墨画,多一分稍浓,少一分则淡。

冬日,因了雪的诱惑,我们也会行走在进山的路上,一场雪,万籁俱寂,山也不再挤着从车窗前掠过,安静地立在那里,好似睡了。群山的轮廓柔和了,那总是显露自己筋骨的峰和岭也披上了衣,静静的,你只想和它们到白头。

春天很是浪漫,行走在路上,在苍茫的灰褐色中先是几点白,然后一圈,几日就引爆了一片。看过鼻子岭的杏花,你就知道它的热烈奔放。

秋天,在路上奔驰,你要放慢速度,需要慢镜头才能捕捉秋天渐变的色彩,深绿,灰绿,浅黄,金黄,浅橙,火红,像上帝打翻了调色板,一天一个样儿,色彩逐渐变化。赏过白石山层林尽染的秋,你会感到镜头的单调。

因缘际会,冥冥之中不知是我们撞上了华中小镇,还是小镇在等我们。就像张爱玲说的: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的问一声:“哦,你也在这里吗?”

当穿过那条最长的隧道,晃过几个山影,在山岚的掩映中眼前惊现一片灰白的汉唐建筑时,哦,是这里了!我看到了山那边梦想的桃花源。

华中小镇,我终于遇见了你!

中岁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伸手可及的梦想,诗就在不远的地方,来吧!走在城市边上。

 

责任编辑:iou